博九彩票

86-571-85069818

媒体关注 | 周家岩:一张“居住证”让他们找到家的归属

2018-10-20 17:29:42 新秀集团 阅读

在嘉兴走一走,无论是车水马龙的街头,还是悠然自得的乡村社区,时不时就能听到五花八门的外乡方言。

  在这里生活了16年的湖南人周家岩却笑着说,自己那口“l、r不分”的湖南话已经被同化得差不多了,而他的两个孩子更是从牙牙学语开始就说普通话。

  到嘉兴这16年,从彷徨迷惘的外来打工者,到浙江省第一批领取“居住证”的“新居民”,再到凭积分让子女入读公办学校,享受与本地人同等的社保福利,周家岩是嘉兴居住证制度改革的首批见证者。


  》》印记


  改革开放前,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劳动力流动受到严格限制,非计划流动的农民会被冠上“盲流”之名;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农民逐渐摆脱了对于人民公社的依赖,农村劳动力的流动悄然开启;到了1984年,苛刻的城乡隔绝体制终于出现了松动,国务院发文明确,允许长期在城镇务工、经商、有固定职业和住所的农民自理口粮到城镇落户;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后,沿海地区开放,大量农民工涌向沿海大城市,形成了波澜壮阔的民工潮。

  有着独特区位优势的嘉兴,和很多沿海城市一样,是众多外来务工者争相涌入之地,但是大量的人员流动对社会管理提出了极大的挑战。如何调动流动人口建设流入地的积极性,保障流动人口在流入地的各项社会福利,让流动人口不至于因为失衡引发失控,成为城市发展中必须解决的紧迫问题。

  面对这一世纪难题,嘉兴迎难而上,积极探索与创新。2007年9月25日,嘉兴市新居民事务局正式挂牌,成为全国首家地市级流动人口常设服务管理机构;2007年11月20日,嘉兴平湖发出浙江省第一张“居住证”;2008年4月1日起,嘉兴在全国率先告别“暂住证”。

  目前,嘉兴市新居民总数超过200万。从“外来打工者”到“新居民”,从“暂住证”到“居住证”,外来人员在嘉兴找到了身份的认同,找到了家的归属,在这个自己为之奋斗的第二故乡,平等地享受到了城市发展带来的红利。


image.png

 

 》》故事

 

    彷徨的“外来者”:

  多少次动了回去的念头


  周家岩的老家在湖南常德的一个深山农村里。为了走出那个小山村,他努力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县城找了个当时还算不错的工作。

  改革开放率先把沿海城市带富了,广州、上海、浙江等地都成了香馍馍,很多人都去了那儿,既赚钱又见世面。周家岩思虑良久,不顾亲友的反对,辞掉工作,跟着朋友一起来到了嘉兴。

  那是2002年的事,当时周家岩才23岁。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与所学专业完全不搭边。“我学的是法律,到这里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做人事的。当时没想太多,觉得能马上找到工作就很幸运了。”周家岩说。

  做人事最常做的工作就是沟通,作为一个外来者,语言对周家岩来说是很大的障碍。“当时普通话可没有现在这么普及,大多数人都是说方言的,他们叽叽喳喳说了半天,我一句没听懂。人们看我是外地人,也不会特别信赖我,当时感觉自己很尴尬。”

  这份工作只持续了一年左右。周家岩当时充满了无力感,频频动了回老家的念头,“慌张、迷惘,可真的要回去又有些不甘心。”

  2003年的一天,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到平湖看望一个老乡,途中经过一片热火朝天的工地,巨大的挖掘机来回作业,一台台吊机忙个不停。老乡跟他说,这里要盖很多大楼和厂房,要建成工业园区。

  就是这番不经意的话,触动了周家岩的心。“工业园区意味着有很多优秀的企业,有很多的就业机会。”他想,他应该再试一试。

  2003年7月,他应聘进入新秀集团,成了一名车间里的生产管理员。4年之后,他成了新秀集团仓储物流中心负责人,是集团委以重任的中层干部。

  然而,事业上的功成名就并不能弥补他心灵上的缺憾,“外来打工者”这个标签,始终牢牢地束缚着他。

  2006年底,他和集团里的一名江西姑娘结了婚。2007年,他们回到湖南老家买了房。

  “我定不下心来留在嘉兴。回老家买房是为了以防万一,说不定哪天就回去了,自己做点小生意。”周家岩说。

image.png

  

  绿色的“居住证”:带来安定的希望

  

2008年,周家岩的女儿出生了。

  女儿的户口上在湖南老家。在那里,看着蜿蜒的山路、寂寥的街道,他犹豫了:女儿以后要在这里长大上学吗?

  一回到嘉兴,他就向比他早来嘉兴几年的同事打听孩子读书的事。有的说“送回老家去读了,老婆也跟着回去照顾,一家三口分居两地,逢年过节才能聚一回”,有的说“在这里办了借读,但是借读费很贵”,还有个同事说,有居住证的话,可以入读公办学校。

  居住证,周家岩还真的有。

  21世纪初,嘉兴首创了“农民工之家”,随后“农民工之家”遍地开花。2005年初,嘉善县建立了“新嘉善人”管理委员会。2007年6月1日,平湖市成立了全国首个新居民事务局。同年9月25日,嘉兴市新居民事务局成立了。这是全国首家地市级服务管理新居民的机构,由此也创立了“专门机构协调型”服务管理新体制。

  同年11月20日,平湖新埭镇新居民事务所发出了浙江省第一批居住证,周家岩拿到了其中一本。“当时我只有暂住证,红色的,公司通知大家,符合条件的外地员工可以报名申请居住证,我就去申请了。我学历高,工作时间也久,各项条件都符合,很顺利就办下来了,换成了绿本。”

  他找出那个绿本本,去镇上的便民服务中心咨询,持居住证可以享受本地基本公共服务,例如技能培训、社会保险、医疗保险、计划生育、公共卫生等等,最关键的是,子女可以在本地享受义务教育。

  2011年,凭着居住证,周家岩的女儿入读新埭镇中心幼儿园。

  2012年11月,嘉兴市委、市政府发布《关于实施新居民积分制管理的若干意见(试行)》,正式启动实施新居民积分制管理工作,即围绕新居民的素质、能力、贡献等,设定相应标准进行评分,按照积分排序享受公共服务。

  2014年,周家岩以当地积分排名第一的成绩,让女儿顺利地进入新埭镇中心小学学习。


image.png

  

  悠然的“新居民”:

  在第二故乡生根发芽


  解决了孩子上学的问题,周家岩一家便在嘉兴定了心:没有后顾之忧,在这里生根发芽。

  在公司里,他不断进取,还光荣地加入了共产党,“感觉自己是嘉兴的一分子,更要好好努力。”集团优秀干部、新埭镇先进党员、嘉兴市十佳优秀新居民代表……这些年,他的勤奋上进,让自己收获了不少荣誉。

  小两口还在平湖市里买了房,一家人住得十分温馨。

  这张居住证,给周家岩全家带来了安定和希望,一直被小心收藏在家里。没想到,到了2016年,这个绿本本也“退休”,换成了IC卡。IC卡式居住证外观就是一张市民卡,整合了市民卡和居住证的功能,周家岩随身携带,需要用的时候随时可以用。

  2016年,周家岩的二宝出生了,是个白胖的小子。回老家上户口的时候,他心里没有了纠结,因为他知道,弟弟以后也会和姐姐一样,在嘉兴享受优越的教育条件,在爸爸妈妈身边快乐地长大。


  》》点评


  嘉兴学院经济学教授徐永良:

小小一张“居住证”,考量出了一个城市的胸怀;轻轻一声“新居民”,体现出了城市管理者的执政智慧。正是嘉兴人开放包容的博大胸怀,再加上嘉兴各级政府领先于全国的制度创新智慧与能力,率先在全国破冰僵化的户籍制度,并让“外来人口”共享教育、医疗、社保等基本公共服务,形成了城市集聚的巨大向心力,吸引了“外来者”,温暖了“新居民”。其实,改革也为城市的发展注入了“新活力”,从而保障了嘉兴经济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居住证”的改革只是一个起点,未来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如今,户籍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希望具有很强制度创新力的嘉兴能够为全国的户籍改革提供一个全新的样板。

image.png

▲《南湖晚报》报道截图


来源:南湖晚报

友情链接: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秒速牛牛  秒速牛牛注册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  秒速牛牛开奖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